名人本色 專訪

序號       內容
1 名人本色 專訪-全1集

  主持人:一直以來,不同的宗教給人的感覺都是不相往來,但是在新加坡有佛教團體向其他的宗教,包括天主教、回教、道教等捐獻,這個佛教團體便是「新加坡佛教居士林」,跟「淨宗學會」的領導師淨空法師。淨空法師主張種族及宗教和諧。而在千禧年的除夕,新加坡九大宗教團體聯合主辦一個通宵祈禱迎千禧的活動,是宗教界的盛事。淨空法師今年七十四歲。

  主持人:這裡是西貢,我知道一九七七年的時候,您在這裡放生是嗎?

  法師:對,我在這裡參加放生的活動。

  主持人:那麼我們今天是舊地重遊了。

  法師:對!

  主持人:當年為什麼要在這兒放生?

  法師:這個放生活動是佛教青年協會主辦的,他們請我到香港來講經,我就跟他們一同到這邊來參加活動。放生在佛教裡面是慈悲的表現,我們愛護一切眾生,如果我們連動物都愛護,對人當然更愛護,這是一定的道理。連小動物都不忍心傷害,怎麼可以傷害社會、傷害一切大眾?

  主持人:這點便是佛家所講的慈悲。

  法師:是慈悲,也就是愛心。

  主持人:您應該是在三十多歲的時候出家?

  法師:三十三歲。

  主持人:當年您為什麼要出家?

  法師:我的老師把佛教的道理告訴我,我跟他學哲學。方東美先生告訴我:「世界上最好的哲學是佛經哲學,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被他這兩句話打動了,以後才認真來研究學習。最初,我對於所有宗教,最排斥的是佛教,最反對的是佛教,那時不了解!

  主持人:您本來是最反對佛教的,聽說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您有沒有隱瞞其他的原因?因為我看電影、看故事,很多人可能犯了罪,窮凶極惡,後來便出家了。很多人可能因為失戀,要生要死,說我要出家。

  法師:那個不能解脫。一定要明白佛的道理,佛是教育、是教學,是教我們怎樣生活、怎樣工作、怎樣處事待人接物,做到最圓滿,做到最好。

  主持人:聽您這樣說,佛教似乎是給人一個積極的人生。但是我聽說過一句話,六祖說:「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但是現在香港污染很嚴重,到處都是塵埃,我們怎麼可以生活而又不惹塵埃?怎麼辦?

  法師:你心裡不要去染著。

  主持人:心裡?

  法師:對!心裡不染著,你就清淨了。

  主持人:大師,我們有句話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法師:那是錯誤的話,絕對錯誤,是誤導眾生。佛教我們捨己為人。釋迦牟尼佛就是犧牲自己,為社會、為大眾,天天教學。他是王子出身,可以過很舒服的日子,為什麼捨棄王位,天天跟大家講經說法?講經說法是勸大家怎樣做人,怎樣去過日子,怎樣去工作,怎樣把自己的境界向上提升。

  主持人:您在新加坡主張九大宗教應該聯合,您還為其他宗教捐獻,您的想法是怎樣的,您想達到什麼目的?

  法師:佛教給我們「眾生無邊誓願度」,這一句話的意思就是說,所有一切眾生。「度」用現在話來說,就是要幫助他,要解決他的問題,要解決他的苦難。基督教也是眾生,天主教也是眾生,印度教也是眾生,我們都要幫他忙,我們幫他忙是應該的。佛教導我們做的,我們應當做,不要分哪個國家,也不要分民族,也不要分宗教,一律平等的去幫助他們。我們看看今天的社會有許多宗教的衝突,族群的衝突,流血戰爭,這是很可悲的現象。如果宗教能夠團結,能夠和睦相處,可以減少很多災難。所以,我們勸導別的宗教,也要把自己宗教的框架突破,我們要大團結,我們要求整個世界和平,整個世界的社會安定、人民幸福。

  所有宗教的根本都是仁慈、博愛。你看看回教《古蘭經》,每一段經文前面第一句,「阿拉是仁慈的」,他們稱上帝是阿拉。你看看天主教、基督教的《聖經》,「神愛世人,上帝愛世人。」所以,我跟他說:「上帝愛的是世人,不是信徒,上帝不是愛基督教徒,不是愛天主教徒,上帝是愛世人,上帝愛我比你們基督教徒還要愛得多。」他們感覺到很驚訝!我是世人,上帝愛世人,是平等的,沒有私心的。如果有私心,上帝只愛他的信徒,不愛別人,這個上帝不值得我們尊敬。

  主持人:大家看到淨空法師的面上一片祥和,他的言談很平靜又很富有幽默感,與其界定他是一位宗教人物,倒不如說他是一位哲學人物更加適合。很多問題上面,他都有獨到的見解,這點當然是源於他豐富人生歷練及他的修為。他一開口說話,大家的視線又集中於他的身上。

  法師:男女沒有結婚的時候,專門看對方的好處,看得很歡喜。結婚之後,專門看對方的錯處、缺點,麻煩就來了。如果能夠永遠保持不要看對方的缺點,只看對方的好處,記得對方好,這個家庭就和合,就會很圓滿。為什麼天天去找對方的麻煩?自己缺點很多,何必不原諒別人?就是一個觀念上的問題。要曉得,婚姻是道義的結合,不是一種普通感情結合,感情結合很容易破裂。道義結合,你要曉得,對於家庭來講是傳宗接代,對家裡負責任;對社會,是社會安定、世界和平。你想想看,他的使命責任多大!

  主持人:中國儒家的學者有兩個人,孟子主張「人性本善」,他的學生荀子反對,提出「人性本惡」,法師你如何看?

  法師:這句話是學生說的,老師不是這樣說的。老師是孔夫子,孔夫子說:「性相近,習相遠。」習是習慣,本性都一樣,習慣不同,所以才有差別。孟子、荀子都是講的習慣,他們所說的不是本性,是習慣、習性。習性有善惡,本性沒有善惡。

  主持人:聽您講話,我現在好像有點佛性。

  法師:你有佛性,人人都有佛性。

  主持人:我過去對這兩句話,並不敢下定論,我不知道是本性、還是習慣的問題。因為我想,二人都對,孟子說性本善是對的。我們看見小孩掉到井裡去,大家都會有惻隱之心。

  法師:所以,你就曉得,受過好的教育,就是孟子那邊的;沒有受教育,就是荀子那邊的。所以教育重要!

  主持人:陶淵明曾經寫過一首詩,他這樣寫道:「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這種境界需要心靈上的安靜,滴塵不染。我們是世界上的凡人,如何使自己面對困難及逆境的時候,懂得調動或安撫心靈上的悸動,幫助自己超脫及解決煩惱。即使尋求到答案,未必適合每一個人用,或者可以倚賴這一種思路,去尋求解決問題的方法。

  法師:社會的結構,基礎是家庭,家庭的基礎是夫妻,如果夫妻不和,現在的社會離婚率這麼高,社會就危險了。好像社會是我們一個身體,家庭是我們肉體的一個部分,夫妻是一個細胞,細胞壞了,你要曉得他會得癌症,他會影響整個社會。所以,中國古時候的教育,最重視的是家庭教育,其次是學校教育、社會教育。

  主持人:您很重視家庭,家庭是男女的婚姻,但是出家人是獨身的,就沒有家庭生活,就沒有感情生活了。

  法師:對,我們犧牲一個人的家庭生活,幫助千千萬萬人的家庭。這個有意義、有價值,全心全意投入到這個偉大的教育工作裡面。

  主持人:出家人犧牲了這一段。

  法師:對,犧牲這個。為整個社會服務、為全世界人服務。

  主持人:我現在明白了,出家人不是反對婚姻,只不過犧牲自己這段感情。

  法師:對,是在教導你應該怎樣過日子,你應該怎麼樣過活。

  主持人:您出家到現在已有四十幾年,這個時候您看得很清楚,您是自我犧牲。但是請您回憶一下,在您三十多歲以前,或者二十幾歲時,血氣方剛,您如何看感情問題,您一定試過遇上男女感情的問題。

  法師:我看得很清楚,在抗戰期間,我十幾歲的時候在大後方念書,走路走過十幾個省,我看得太多了,看到人間種種的疾苦現象,給我的印象非常非常之深。我們活在這世間幹什麼來的?應當要幫助這些苦難的人,這是我沒有學佛之前就有的意念,我要幫助世界上苦難的人。

  主持人:您對鬼神有何看法?世界上有沒有神、有沒有鬼?

  法師:鬼神這種事情,用現代科學家的話來講,就是不同維次空間的生物。現在科學家講,有三度空間、四度空間、五度空間,在理論上講是無數度的空間。現在科學家證實,確確實實有十一度空間存在,只是不知道用什麼方法能夠突破。如果突破了,我們的眼界就寬了。

  主持人:大師您所講的,人修練禪定可以超越空間,您現在可以穿越第幾度空間?

  法師:我還沒有這個功夫。

  主持人:您一定有,您可以知道這樣的道理。

  法師:對,我知道這個道理,很多人修行超越,他並不懂這個道理。有很多人實際上做,他能夠超越,但是他不懂這個道理。

  主持人:他實際上可以超越,但他不懂這個道理。

  法師:所以,大致上的情形我能夠了解。

  主持人:對您的修練,我時常想,我知道佛家喜歡打坐,修練、練功,佛門是否非常需要打坐練功?

  法師:這不能誤會,現在社會對這個事情誤會的很多。剛才我跟你講了,打坐不是盤腿面壁,看電視、看電影都是打坐。《壇經》上不是說得很清楚嗎?外不著相叫做「禪」,內不動心叫做「坐」。禪坐是什麼意思?不著相、不動心。你看電影、電視不著相、不動心,你在練習。練習什麼?我們現前的花花世界跟電影一樣,人生如夢。你對世界上一切的活動,也不著相,也不動心,你的禪定就成功了。

  主持人:但是我們凡人是會受影響的,看足球,「好球!」看那劇情多麼感動人,就會流淚,這是自然的事情。

  法師:你就在這裡練功夫,你修禪定就在這個地方練,練到哪一天,你不會激動了,你也不會流淚了,你也不會笑了,你就成功了。

  主持人:不是我成功,是那電視節目失敗!

  法師:不是失敗,絕對不是失敗。為什麼?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這個功夫,每一個人都有功夫,不用電視了,會比這個更高級的科技出現了,絕對不會淘汰,永遠都在進步。

  主持人:大師您的意思是說,佛門子弟去研究、去修身,其實不是計較那個形式去打坐練功。

  法師:對,打坐練功是在生活上。譬如我們吃飯,對蔬菜不要去挑剔。好吃多吃一點,不好吃少吃一點,你就著相了。你能夠在吃飯的時候,所有蔬菜都不分別、不執著,都是練功,都是在修禪定。

  主持人:所以,不用找幾百人到中南海面前去練功,不用到公園裡面去練功。

  法師:不需要,就在生活當中練功,在穿衣吃飯的時候練功。法輪功是假的,不是佛法。佛法的修學,不管是哪一個宗派,哪一個法門,一定依據經典。法輪功沒有經典,佛門裡面沒有練氣功的。

  主持人:中國少林寺時常講練功?

  法師:少林寺是因為太平天國作亂的時候,社會動亂,寺廟常有土匪來搶劫,他們練一點功夫自衛,是從這裡演變出來的,原來沒有。

  主持人:所以少林寺的武功、武僧是這麼出來的。

  法師:現在變成大家欣賞的武術表演了,他們也到全世界去表演。

  主持人:佛家弟子在寺廟裡喜歡一邊敲著木魚,一邊念佛經,這是什麼意思?

  法師:這是在做早晚功課,敲木魚的用意是警覺自己,不敲,念多了就睡著了,打瞌睡。所以用木魚是提醒自己,提起自己的精神,用意在這個地方。

  主持人:有一首詩中,有兩句是這樣寫道:「造物無言卻有情,每於寒盡見春生。」意思是說:造物主雖然默不作聲,卻是有情有義,為各位安排好春夏秋冬四季運行。其實不單是宗教,或者是你自己的家人或是朋友,甚至只是幾句勸勉的話,都可能是黑暗裡迷失方向時的羅盤,冥冥之中為你指引一個大方向。只差你是放棄自己,還是積極為自己尋找新方向。

  法師:你知道它是夢幻泡影,不去執著,不去分別,你就定了。

  主持人:您對因果如何解釋,說什麼來生、前世,佛教有沒有?就像西方有些人用催眠術,令你回憶起一些過去的事,這點您如何解釋因果的現象?

  法師:因果是世間所有一切理論、現象演變過程的總結。佛家常講:「萬法皆空,因果不空。」譬如說,我們以樹、植物來講,它有種子,種子是它的因,種下去之後慢慢就長成樹,長成樹是它的果;樹又結果,樹又變成了因,果又變成了果。所以因會變成果,果會變成因。不講究你一定要知道過去、知道未來,不重視這個,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怎樣把煩惱斷掉,斷煩惱、開智慧重要,你智慧開了以後,這些事情就都明白通達了。

  主持人:我們有時候是誤會了,因為佛教說「種善因得善果」,你來世便會好一些;或者你前世做了什麼事,現在有報應,這個好像出發點是好的,但是時常好像利用這點,令我們…。

  法師:這裡面有很高深的道理,種善因當然得善果,我們現在做好事,天天幫助別人,人家看到我們都生歡喜心,看到我們都會笑,走到哪個地方被人發現,人家馬上過來問候,這是好事情!所以,我現在中國不能去,虛名之累,認識的人太多了。

  主持人:淨空法師放得下的是自己,擔得起的是世界,他有承擔天下的氣概,修身、治國、平天下的理想,從年輕到現在都沒有放棄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