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落成典禮

序號       內容
1 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落成典禮-全1集

主持人:尊敬的淨空上人,尊敬的各位法師、各位嘉賓、居士大德們,大家好!謝謝大家。我們盼望已久的「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落成典禮現在開始。首先請大家全體起立,向中華民族萬姓先祖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謝謝大家,請坐。

  今天是冬至佳節,也是我們香港佛陀教育協會舉行的「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落成典禮之日,我們能夠邀請到諸位嘉賓的光臨,感到非常榮幸。在此讓我們向遠道而來的朋友,致以深深的謝意,謝謝大家!首先讓我們請凌孜會長代表香港佛陀教育協會為大家致歡迎詞。掌聲歡迎,謝謝!

  凌孜會長:尊敬的淨空老法師,尊敬的各位嘉賓,在新的一年就快要來臨之際,我們香港佛陀教育協會全體同仁向同胞們頂禮,拜一個早年,給大家拜年!

  我們是一個以釋迦牟尼佛做為多元文化教育為己任的義務教育團體,我們的指導師是澳洲淨宗學院院長、澳洲格里菲斯大學和昆士蘭大學教授,淨空導師。我會按照導師的教導,倡導學習中華民族「以道治國,以德化民」的儒、釋、道的文化教育思想與實踐。近年來,海外各國人文學的先哲們,認識到中國傳統文化、倫理道德的教育是當今救世的唯一法寶,這些文化遺產是我民族千年來賴以凝聚、生存的基石。而我們很多同胞近百年來忽視了這一點,祖先留下的寶貴遺產,只是求其枝末,捨棄根本,結果渙散了整個民族團結向心的力量,使社會潛伏著深刻的危機。我同胞憂心忡忡何去何從,總不能捧著金飯碗討飯吃吧!

  若想天下太平、國家安定、家庭和睦,只有發心按照古聖先賢的教導,從根基做起,洗滌人們多年來所接受的種種心靈污染,而今邁步從頭躍。儒家教導我們「倫理道德,百善孝先」,佛教導我們「孝養父母,奉事師長」,道家教導我們「清淨無為」。我們依照古聖先賢的教導,從禮儀學起,從孝心發起,從祭祖做起。

  在淨空老法師非常具體一步一步的指導下,在海內外同仁的幫助和支持下,特別是要提到中國科學院袁義達教授的幫助下,確認了我們所採用的萬家姓氏的科學依據。尤其是在北京的同學們,更是日以繼夜辛勤工作努力下,終於在八個月裡建成了這第一座「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大家可以看到,在堂內供奉了我們炎黃先祖、三皇五帝、孔子、老子這些聖賢,併我民族一萬一千九百七十個萬家姓氏祖先的牌位。真是大家歡喜,祖先歡喜。

  我們這個紀念堂很小,但是我們希望所有的地方,有華人的地方都能夠儘快建立起更大的「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從這裡發起孝心,讓後代懂得尊敬自己的民族,義務維護這個有著五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積極用中華民族寶貴的文化遺產去造福於全世界,用中華民族最寬廣的胸懷感召全世界人民,維護世界和平。為此,我會正在將這些牌位圖做成光碟,免費供養所有要做先祖紀念堂的機構,只要用光碟,就可以很快做成這樣的紀念堂了。這座先祖紀念堂的建成是導師諄諄苦心教育的成果,是祖先寶貴文化遺產感召的結果,也是我們全體同修學習孝親尊師的修學成果。容我佔用少少的時間,做一個簡短的匯報。

  建立這個先祖紀念堂,我們體會到了導師講的,要用華嚴境界的心量,包容虛空法界的一切眾生,這是無比的智慧,打開了僵化的思想,拓開了我們的心量。在歷史的長河中,我們只是一塊小磚頭、小瓦片而已。我們明白了,做一個中華民族的後人,不僅是光榮,而且是肩負著重任。常言說「做人難,做中國人更難」。但是導師給了我們的啟示,是「做人好,做中國人更好」!正是因為中國有著他國沒有的一套完整的倫理道德的教育的理論,使我們能夠有因緣為全人類,乃至所有的眾生做更大的貢獻、更大的功德。

  這個小小的中華先祖總祠堂,凝聚了聖賢的智慧,煥發出無限的生命的活力與生命的延續。我們希望中華民族的精華伴隨生命之流,流入世界各地,傳播我們中華民族偉大之文化瑰寶。在這裡,人們會油然而生起對祖先的緬懷與恭敬心,為了和同胞們一起分享,我們將通過網路直播,向大家報導這裡的實況。我們再次感謝各位嘉賓到我們這裡來,和我們一起共度這個冬至佳節,和我們的祖先一起度過這個壯麗的、前所未有的、共聚一堂的冬至團圓佳節。

  最後我想說,感謝先祖留給我們的寶貴文化遺產,感謝所有教育了我們、開啟了我們智慧的導師們,感謝為了修建這座紀念堂付出辛勤勞動的每一位大德同修和各方人士。我代表我會祝賀大家即將來臨的聖誕愉快,提前給大家拜一個早年,祝大家闔家六時吉祥,新年快樂;祝願我們的先祖離苦得樂。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凌會長。現在讓我們大家以熱烈的掌聲歡迎、恭請我會導師淨空老法師為我們大家做開示。

  淨空法師:尊敬的湯教授、葉夫人,我們的朱道長、羊教授、郭教授、郎教授、陳教授,各位嘉賓,各位法師,各位大德。今天是二千零二年的冬至,我非常榮幸的能和諸位大德們在中國香港佛陀教育協會共同舉行「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的落成慶典。在這個古老而悠久的祭典日子裡,我們懷著虔誠、崇敬的心情,隆重的祭祀中華民族所有族姓每一家的祖先,表達我們對於列祖列宗永遠的愛敬和孝思。

  在二十八年前,那個時候我在香港講經,有感於這個時代禮崩樂壞,世界各國偏重在物質建設,中國也不例外。結果我們都能看得到,確實是貴而不安、富而不樂,歐美物質文明的發展是我們最好的教訓,原因就是疏忽了精神文化的建設。中國人的祖先是無比的聰明智慧,他們明瞭精神文明的重要,這是人生真正幸福美滿的根源,所以有倫理道德的教化,而宗廟的建設就是具體的體現。所以在當時我就想到確實有建立「百姓宗祠」的必要,這個念頭是從這樣子生起來的。

  這麼多年來,總是因為力不從心,所以我們每個道場只能有像這樣一個小的方位,供養我們中華民族百姓祖先的一個牌位。以前很小的地方,我們照《百家姓》寫的小牌位,也只有四百五十多個姓氏。今天我們的紀念堂很小,也總算是圓滿了我們二十八年多年來這個夢想。

  學佛的同學們都知道,要想復興光大中國文化,促進世界大同,消弭世界的衝突,我們深深感覺到必須恢復祭祀。祠堂破壞了,祭祀不存在了,禮樂必然是毀壞;禮樂毀壞,仁義道德就不會存在了;倫理道德不存在,世界上哪有不亂的道理!今天世界上可以說亂到極處,無法治理,原因在什麼地方?我們應該深深的去反思。

  祭祀祖宗的意義是教導人人不忘本,所謂「返本報始」,這是人道的大根大本,是教人誠敬忠信,愛人如己,事死如生。人心厚才能夠繼孝思,篤人倫,醇風俗,國泰民安。這是我們中華文化復興光大,普照大千世界,消弭衝突,安定和平,促進人民安樂,福慧自在的基始。

  我們常講的《百家姓》,而《百家姓》裡面只有四百多個姓氏,現在依據中國科學院袁義達、杜若甫二位先生編著的《中華姓氏大辭典》中,正式列出有一萬一千九百六十九個姓氏,以外又補充了一個,今天在此地我們這個紀念堂裡面,供奉了一萬一千九百七十個姓氏的祖先牌位,將來很可能還要增加一萬一千多個,總計大概有兩萬兩千個這麼多的姓氏。

  兩萬多個姓氏,在世界其他國家地區,要是做一次祭典的展覽,我們深深相信世人也會尊敬、佩服,這真正是一個大國!這麼多不同的族姓團結成為一個國家,不是簡單的事情。在世間法裡面講是不可思議,這樣大的泱泱大國靠什麼團結?我們五千年歷史文化不墜,實在講就是依靠孝道、師道。說到最後,就是儒、釋、道這三家學派教化了中國人民。儒教人,明倫,止於至善;佛教人,轉惡為善,轉迷為悟,轉凡為聖;道教人,清靜無為。

  「佛」是外來語,意思是智、覺;覺就不迷,智就不愚。有孝悌,有老師,再有聖賢的教育,別人才會覺悟。這三家無不是教人覺悟,教人開智慧。幾千年來,中華民族成就了偉大、神聖、莊嚴的精神文明,其來有自。今天我們所處的是天下大亂的時代,如何自救救世,根本還是孝道、師道、覺道。我們說「覺」,大家不致於誤會,因為「覺」包括世間所有的聖賢教育,包括所有的宗教、所有的學術。孔子、老子、莊子都是覺者,耶穌、穆罕默德也是覺者。縱然將來我們這個地方的紀念堂不存在了,深信這個影響力已經遍滿十方,代代有人繼續傳下去。

  這次祭祖之前,我們舉行了佛七法會,以七天念佛功德迴向給我們的祖先。今天下午還有隆重的「中峰國師三時繫念」的法事,祭典大典的實況,網路現場直播,以後我們會製成光碟向全世界流通。讓世人看了之後能有所感動,覺得這是應該要做的。人人能敬祖先、愛父母,天下太平,社會安定,世界和平的根就在此地。

  我們這個紀念堂,平時做為道德教育的場所,我們會禮請老師專門來講解中國的歷史文化,著重德行的教學,以中國歷代古聖先賢顯著的「倫理道德」、「孝悌忠信禮義廉恥」的故事做為教學的內容。前人有從《二十五史》摘錄一些道德因果感應的故事,編成《歷史感應統記》,這些內容都非常活潑,大家也喜歡聽。還有最近我們重印的《德育課本》,現在社會上非常缺乏道德教育的教材,我們要抓緊時節因緣,從事社會教學,就像補習班一樣,但是我們不收費,而且贈送教材、書本。

  佛陀教育是師道,宗教教育也是師道,師道必須建立在孝道的基礎上,沒有孝道就沒有師道了,當然也沒有佛道可言。孝道、師道、佛道在世間斷絕了,那麼這個世間災難必然隨之而來,這就是世間宗教所說的世界末日。因此,凡是我們佛弟子,都應當大力的提倡孝道,希望全球華人居住的所在,都有「先祖紀念堂」的建立。由一國一族紀念祖先,然後我們來推動全世界人民紀念祖先。如是大行孝道,而後必定有聖賢師道之出現,化惡為善、化迷為悟、化凡為聖的學術生焉。世間最大的福善,無過於此。

  所以我在平常講經的時候也提到,孔老夫子因禍得福。如果夫子當年周遊列國,有人聘請他做一個宰相,諸侯的宰相,他的成就不過像周公、管仲一樣。他沒想到諸侯不用他,回到老家去教學。回到老家的時候,他老人家已經六十八歲了,他七十三歲走的,實際上他只教了五年。五年之後被人稱為「萬世師表」,孔子作夢也沒想到,所以我說他老人家因禍得福。這是多元文化的社會教育,產生這個力量是無比的、不可思議的。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的成立,旨在教我們國民,人人得以追往古,繼孝思,以至情內固民心,外結僑情,暨為十數億同胞孝心之歸依。使其恩澤所及,上至萬姓祖宗,下及其萬代子孫。佛說其功德不可量,不可稱,無有邊,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這是我們深深相信而不會懷疑的。

  孝慈為中華文化精神的大根大本,亦為大乘佛法的根基。孝如果沒有了,那麼儒、佛、道也就沒有了,中國文化也可以說蕩然無存。孝道如此的重要,我們希望天下有識之士,共同認真努力來推動,這樣真善美慧的人生必然能夠光照寰宇。最後,讓我衷心的祝福諸位新年吉祥如意,佛法講的光壽無量。謝謝大家!

  主持人:再一次感謝老法師的慈悲開示,謝謝!今天我們還非常榮幸的邀請了幾位來自中國北京的幾位著名的國學大師和哲學教授,來為我們做精采的演講。首先要為我們演講的是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中國哲學與文化研究所所長,中華孔子學會副會長,湯一介教授。由於湯教授身體不適,臨時返京,所以我們有請藍潔女士代為宣讀講演稿。

  湯教授:賀「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落成。我中華民族之同胞皆為炎黃子孫,雖有萬姓,實為一家。今香港佛陀教育協會建中華民族萬姓紀念堂,藉以流傳中華文化孝道之根本。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孝道實為中華民族道德之基礎。《郭店楚簡‧性自命出》中說:「道始於情,情生於性。」人道是由感情開始建立的。孔子弟子樊遲問「仁」,孔子回答說:「愛人。」這種愛人的思想、感情從何而有?《中庸》引孔子的話說:「仁者,人也,親親為大。」

  仁愛的思想、感情是人自身所具有的,而愛自己的親人最根本。但是仁愛的精神不能停止於此,《郭店楚簡‧語叢一》中說:「親而篤之,愛也;愛父其繼愛人,仁也。」非常愛自己的親人,這只是「愛」;愛自己的父親,再擴大到愛別人,這才叫做「仁」。「孝之放,愛天下之民」,對自己父母的孝順要放大到愛天下的百姓。這就是說要由「親親」擴大到「仁民」,要推己及人,要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才叫做仁。

  要做到推己及人並不容易,必須把「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的忠恕之道做為為人的準則。朱熹《四書集注》謂「盡己之謂忠,推己之謂恕」。如果把仁推廣到社會,這就是孔子說的「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為仁由己,其由人乎哉。」

  在對克己復禮的解釋上,人們往往把「克己」和「復禮」解釋為兩個平行的方面,我認為這不是克己復禮好的解釋。所謂克己復禮是說只有在克己的基礎上的復禮,才叫做仁。朱熹對「克己復禮為仁」的解釋,說:「克,勝也。己,謂身之私欲也。復,反也。禮者,天理之節文也。」這就是要克制自己的私欲,以便使之自己的行為合乎禮儀制度的規範。「仁」是人自身內在的品德,「愛」生於性。「禮」是規範人的行為的外在的制度,它的作用是為了調節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睦相處。「禮之用,和為貴」,要人遵守禮儀制度必須是自覺的,出於內在的愛人之心,才符合「仁」的要求。所以,孔子說:「為仁由己,而由人乎。」這種出於內在的愛人之心的基礎,由何而來?就是由對父母的孝心發展出來的。

  所以《孝經》引孔子的話說,「愛親者,不敢惡於人;敬親者,不敢慢於人」;又說「人之行,莫大於孝」。因此,中華民族的人文精神歷數千年而不衰,蓋皆賴此以孝道為根本的仁愛之精神的發揚光大,使我民族具有強大的凝聚力,而立於世界民族之林。值此世界進入二十一世紀之際,香港佛陀教育協會建立「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追往古,繼孝思,使中華文化光大於世,使中華民族的同胞萬眾一心,迎接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無疑有著其深遠的意義。

  佛教傳入中國達兩千年之久,它對中國社會與文化有著巨大的影響,中華文化在哲學、宗教、倫理、文學、藝術以及生活習慣的諸多方面,都深受佛教之影響,我們可以說中華民族曾受惠於佛教,佛教又在中國得到發揚光大。佛陀之教以慈悲為本,《壇經》的無相頌中說「恩則孝養父母」,就是基於佛陀之慈悲。《大智度論》卷二十七稱「大慈與一切眾生樂,大悲拔一切眾生苦」,這就是說佛陀愛護眾生,給與歡樂叫「慈」;憐憫眾生,拔除苦難叫「悲」。佛教的慈悲也是一種愛,愛一切眾生之大愛;儒家的「仁」也是一種愛,由愛自己的父母推廣到愛天下之民。所以說都是慈悲。

  今日香港佛陀教育協會建「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既體現了佛陀慈悲之精神,又體現了儒家的仁愛觀念,實是一大功德。特此祝賀!湯一介。

  主持人:謝謝湯教授,謝謝藍潔女士。下面有請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院院長郭齊家教授為我們做精采的演講,大家歡迎!

  郭教授:尊敬的淨空老法師,尊敬的朱道長,尊敬的凌孜會長,尊敬的各位大德、各位教授、專家、來賓以及同修,大家上午好!今天我能參加這樣一個很隆重、很莊嚴的「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的落成典禮,我內心充滿了法喜,感到格外的殊勝。我們「中華孔子學會」對於香港佛陀教育協會這一創舉,格外的推崇。我們三位副會長都到這兒來給這個慶典表示熱烈的祝賀。湯先生因為生病沒有出席,但是他寫了很重要的一個發言稿,羊滌生教授待會兒還有重要的演說。尤其是我們九十三歲的老會長,國學大師張岱年先生聽了這個事情之後,非常的高興,他老人家親自為這個題了一個詞,叫做「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同時也命令我寫一份賀詞,他老人家親自看了以後簽上了名。這個賀詞已經發給大家,我們九十三歲高齡的老先生對這件事非常的讚揚。這個賀詞因為大家都有了,我就不再重複了。我今天願意藉這個機會,我發表一篇簡短的演說,題目叫「敬天祭祖、尊祖重孝的教育意義」。

  敬天祭祖,尊祖重孝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說文解字》裡頭,解釋宗(祖宗的宗),它說:「尊也,祖廟也,從寶蓋,從示。」段注曰:「尊莫尊於祖廟,故謂之宗廟。宗,從寶蓋,從示,示謂神也,寶蓋謂屋也。」可見尊祖與廟祭有關,古人是通過宗廟之祭來寄託孝思。

  《禮記‧郊特牲》曰:「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此所以配上帝也,郊之祭也,大報本反始也。」《禮記》的「祭義篇」說:「君子反古復始,不忘其所由生也,是以致其敬,發其情,竭力從事,以報其親,不敢弗盡也。」所以古人敬天祭祖的目的就是報本反始,教育子孫後代反省先祖創業艱辛,感懷上天創生萬物之德者,一方面表達子孫後代這種報本反始的孝子情懷,同時也具有教孝的作用。

  《禮記‧祭統》曰:「是故君子之教也,必由其本,順之至也,祭其是與,故曰,祭者教之本也已。」所以在《孝經》開宗明義章說:「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這就道出了祭祀之教導的教育意義。《論語‧學而篇》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禮記》的「中庸篇」曰:「春秋脩其祖廟,陳其宗器,設其裳衣,薦其時食」、「踐其位,行其禮,奏其樂,敬其所尊,愛其所親,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孝之至也」。慎終追遠表達後人孝意的方式,體現出孝道的人文關懷的意義及其精神,同時也可以起到教民以孝的重要作用,其實質就在於對生命之源所歸所需的追求。

  《書經‧文侯之命》曰:「追孝于前文人。」偽孔傳曰:「繼先祖之志為孝。」《禮記‧中庸》說:「夫孝者,善繼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荀子》的「禮論篇」也說:「先祖者,類之本也;無先祖,惡出。」表現出中華民族那種重視為家庭、為民族、為國家負責的傳統教育精神,教育子孫後代,更為有限的生命融入了歷史的長河之中,把自己看作是歷代祖先文化理想的實現者、奮鬥者。《易經》曰:「天地之大德曰生」、「生生之謂易」,這樣就把天地、祖宗、父母、己身、子孫的過去現在未來貫通連結起來,這是我們中國人的生命不息,文化綿延不斷的歷史意識和終極的價值理想。

  從歷史發展的過程來看,敬天祭祖,尊祖重孝,一直伴隨著中國古代教育史的全過程,而成為教化的根源、起點和核心,它具有祖宗崇拜的人文意義。崇拜祖先是因為祖宗是我們生命之所出,是生命之源。父慈子孝是現實世界代際之間的生命的相互保護,而子孫則延續了祖宗和我們的生命,實現了生命的永恆,消去了我們因生命有限而產生的心靈緊張和恐懼感。這可以說是一種生命的崇拜,從而也形成了我們中華民族尊老敬老的傳統,維護了家族與社會的和諧和穩定。對當代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建設,發揚愛國主義,增強民族凝聚力,振興中華更具有積極的價值。認祖歸宗、落葉歸根是我們中國人對自己的終極的關懷,是其依歸感的落腳之處,其教育作用是不可低估的。所以,我們說香港佛陀教育協會建立的「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具有重大的教育意義。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郭教授的精采演講。下面讓我們有請清華大學思想文化研究所所長、中華孔子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羊滌生教授為我們做精采的發言。掌聲歡迎!

  羊教授:尊敬的淨空老法師,尊敬的朱道長,尊敬的凌孜會長,尊敬的葉夫人,以及尊敬的各位專家、教授,各位來賓,今天我也以非常高興的、非常興奮的心情,參加這次成立大會。我來以前,專門拜訪了我們中華孔子學會的老會長,也是我的老師,剛才郭教授說了,張岱年教授,九十三歲高齡(說他九十四了)。他對這個事情非常重視,臨來以前還囑咐我,一定要我代表他,也代表「中華孔子學會」,向這一次成立大會表示熱烈的祝賀。因為他的身體不太好,醫生囑咐他不宜遠行,也是風燭殘年了。

  張岱年教授在前不久,有一次會上,專門講過一次,在我們一次集會上。他說十九世紀是中華民族飽受屈辱的世紀,二十世紀是中華民族站起來的世紀,二十一世紀是中華民族復興的世紀。本來有人給他寫了「走向復興世紀」,後來他經過考慮後,把「走向」兩個字劃掉了,就不是走向,而是「就是」復興的世紀。他這個話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是拿他一輩子的鑽研學問,是關心國家的、民族的歷史命運所總結出來的。

  中華民族的復興,首先不是把經濟搞上去,成為經濟上的超級大國;首先應該是中華民族文化的復興。你把經濟搞上去了,文化沒有了,丟失了中華民族的靈魂,又有什麼意義?失去了自我,又有什麼意義?而且這個經濟搞上去,到底是禍、還是福都難以預料,說不定可能還是帶來人類的毀滅。

  什麼是中華文化?中華文化的主幹就是儒、釋、道三家,三家也是一家。現在科學技術突飛猛進,經濟的發展日新月異;但是表面上是如此,實際上看來是危機四伏,人類面臨生死存亡的抉擇。我拜讀了淨空老法師的文章,淨空老法師特別引用了湯恩比和池田大作的對話,「展望二十一世紀」,很明確的提到人類要避免集體自殺,唯一的道路在哪裡。現在是面臨集體自殺的道路。

  現在反對恐怖主義,拿牛仔思想(COWBOY的思想)來反對伊斯蘭的伊斯蘭劍及伊斯蘭《古蘭經》,有出路嗎?有人說不是反對、不是消滅恐怖主義,而是在製造恐怖主義,這是走到死胡同裡面去了。前不久,美國NEWSWEEK新聞周刊一位記者採訪我,我就跟他講了這個問題,他問出路何在?出路還在中華文化裡面來尋找。淨空老法師講了很多,要心平氣和,就是為人要心平氣和。中華民族是一個愛好和平的民族,我對這位美國記者講了,我說如果美國要把中國做為一種威脅,錯了!中華民族是最愛好和平的民族,你們西方人最崇拜的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哲學家羅素講過一句話:中華民族,這個民族(他到中國來以後講的)是一個驕傲到不想打仗的民族。我說你們知道嗎?中華文化淵遠流長,廣土眾民,沒有靠武力輻射到周圍地區,覆蓋了整個東亞。它的面積,光說中國,先不說輻射的範圍,相當於歐洲,人口是它的好幾倍,這是偶然的嗎?四大文明都中斷了,唯一綿延不斷就是中華文化、中華民族。今天早上我聽到淨空法師說台灣要重印《四庫全書》一千套,我說這真是功德無量的事情。英國的湯恩比,包括李約瑟都講到這個問題。

  最近還有一件事情,前幾年大家經常引用,就是諾貝爾獎金獲得者一九八八(還是八九)年在巴黎開會,發表宣言說:人類要走向二十一世紀,還要回到兩千五百年以前,孔子的思想裡面尋找智慧。很多人引用了,最早大概是新加坡的吳德耀先生,引用了這個話,後來被廣泛引用。後來又發生了懷疑,又有人寫文章說沒有這個事情,無中生有;而且還有人民日報的記者,當時參加會的,也說沒有這個事情。當時第一手材料,有一位美國教授,把那一年開會前後所有的英文和法文的報紙都調來檢查,說沒有這個事情,無中生有,是謊言。

  最近在北京有一位老先生退休了,也是老專家,他是搞自然科學專家,是兵器工業部的,因為轉工,花了幾年的時間,完全是自費的,跟蹤調查這件事情。後來調查清楚了,找到了澳大利亞,那是開會不久以後的一篇報導,那個記者參加這個會,新聞發布會上說,瑞典的一位諾貝爾獎金獲得者物理學家代表這次會講的話,確實講了這個話。

  我們說中華文化要復興,這是什麼意思?在西方某些人就很敏感,是不是中國又要搞民族主義?中華文化復興又搞民族主義、又要搞黃禍?是不是東風壓倒西風?我說誤解了,不是這個意思。這個意思我的理解,中華文化的復興要拯救世界和平。淨空老法師一再強調心平氣和,強調要和諧。這次張岱年教授給咱們佛陀教育協會題的八個字,引《國語‧鄭語》史伯對鄭桓公的談話,「和實生物,同則不繼」。現在根源亂就亂在這兒了,什麼都要求同,同是向誰同?美國人要求一切用美國的標準,他那個叫同。某些宗教也要按照他那個宗教來同,那就非亂不可!都在這八個字上面。我不知道講的對不對?請淨空老法師多指教。所以,張岱年教授專門題了這八個字,實際上就是這個意思。

  中華文化的基本精神是什麼?張岱老概括了也是八個字,實際上是《易經》裡的兩句話,「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我們有的人光勉勵自強不息,就不提那個「厚德載物」,這就不完全了。哪一個民族不自強不息?美國人不自強不息?英國人不自強不息?不自強不息沒有今天了。關鍵在後面,「厚德載物」,厚德才能載物,才能容納,海納百川。

  現在反恐這個問題,牛仔思想,牛仔就是一手拿槍,一手拿拳頭,誰的拳頭拔得快,誰的槍拔得快,就是勝利;實際上是死胡同。馮友蘭先生最後臨終以前講的,他寫的《中國哲學史新編》九九八十一章,專門講的兩種變通法;一種是仇必仇到底,一種是仇必和而解,這是張載的話。你這個仇,冤冤相報何時了?最後是和,和才能解,不和就解不開了。

  所以,上次我跟一位美國記者講過這個問題,他也同意這個事情。你現在看到盡頭嗎?昨天打阿富汗,今天打伊拉克,明天再打誰?打得過來嗎?沒有出路!所以說中華民族的復興,實際上就是中華文化的復興,實際上是這個意思。不是說要東風壓倒西風,我要稱霸,我要霸權主義,決沒有這個意思。現在很多人誤解。

  現在咱們經濟改革開放後,經濟突飛猛進,發展的很快。但是大家也看到了,這個社會是個什麼社會?有人說是個浮躁的社會。浮躁的社會帶來了很多負面的作用,浮躁就是要心平氣和才能解決這個浮躁。中華民族文化的復興,我為什麼說這一次張岱老非常重視這次萬姓先祖紀念堂的成立?雖然香港是彈丸之地,彈丸之地寸土寸金能搞成這樣,我看了以後已經是非常感動了。但是這是個起點,「百善孝為先」。如果你連自己的父母都不能愛,你還能愛誰?什麼叫仁?仁者愛人。剛才淨空老法師講得也很好,所有宗教都要講愛。連父母都不愛,你還能愛誰?

  所以,這是重振中華文化非常重要的一個起點,不是光侷限於愛父母;如果你不愛父母,你就不可能愛其他人。這是個起點,但是要推己及人,你愛父母,還要「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這個人之老、人之幼,不分民族,不分國家,包含了全人類。如果大家都能這樣子,那還有什麼戰爭?還有什麼解不開的結?

  世界紛爭,美國杭廷頓提出「文明衝突論」,有它的道理。現在的文明衝突,衝突很多是帶有經濟利益,但是也有宗教、也有文化的因素民族的因素在裡頭。杭廷頓,哈佛大學,他是歐美戰略研究所的所長,直接影響到美國政府的政策。這個話有沒有道理?有它一定的道理。

  世界上宗教戰爭發生過無數次,但是中國、中華民族,據我所知,記錄上沒有發生過宗教戰爭。儒、釋、道可以坐在一起,你到懸空寺,北嶽恆山懸空寺去看看,供的儒、釋、道坐在一起。你到蘭州的五泉山公園看看,儒、釋、道坐在一起,坐在一個堂裡頭。這是西方人無法理解的,這個怎麼能坐在一起?實際上就是「殊途同歸,一致百慮」,目標是一致的。今天早上淨空老法師講的我很受啟發,所有的宗教實際上是一個神,追求的目標是一個。有些德國教授請他來做講演,他大概是一位很虔誠的教徒,講了半天什麼天主教、基督教。後來說了半天,我說你講的以我的理解,上帝不過就是良心的投射。他不敢正面承認,但實際上講的就是這個意思。良知,良心就是良知,良知的投射。

  所以,中國的確發生唯一的一次戰爭。嚴格來說,還不能算是中國的。大概是一千多年以前,伊斯蘭教第一次傳到中國,發生在新疆塔克拉馬干的南邊,黑汗王國,第一次伊斯蘭復興高潮,從中東進入了喀什。這邊佛教徒以和闐為基礎,背後是背靠西藏,打了十年,最後佛教徒打敗了,伊斯蘭第一次復興。所以,大家知道這個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說,這一次為什麼這個萬姓紀念堂那麼重要,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實際上這是中華民族復興的一個起點,絕不僅僅是為了不忘祖先,祭祭祖就完了;而是從這兒開始,「百善孝為先」,從香港開始,應該推向全國,推行全世界。我的話完了。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羊滌生教授發人深省的精采演講。下面讓我們有請北京四海兒童經典導讀教育中心主任馮哲先生為我們發言,掌聲歡迎!

  馮哲:尊敬的淨空老法師,尊敬的朱道長,尊敬的凌孜會長,還有尊敬的各位教授、各位來賓、各位同修、各位學長,做為後學,我今天非常的榮幸、也很激動能參加由香港佛陀教育協會承辦的「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的落成典禮,而且能夠見到這麼多的,我心目中早已無限神往的淨空老法師,還有諸位高士大德。做為後學是不敢在這裡妄言,但是今天有這樣殊勝的因緣來參加這麼一次活動,談談我個人的一些感想。

  首先,我非常的感激在香港這個地方有佛陀教育協會開了一個先河,把中華民族的萬姓祖先的牌位供在這裡。道場雖小,可是「廟小乾坤大」,可以說它代表了中國十三億的中國人,也包括海外的六千多萬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華人,我們共同的祖先供奉在這裡。這一點使我感覺到,這是為中國的億萬青年學子,包括中國億萬的青少年兒童,樹立了一個我們能夠緬懷祖先的一個榜樣。或者說給我們提供了這麼一個真正能夠去祭奠我們祖先,去追思、去鑑今的一個機會。同時,它也是極為重要的一個教育基地,或者說是一個非常好的一所大學,能夠提供我們終身教育的一個場地。

  中華民族,按照我們香港新亞書院創始人錢穆先生的說法,它猶如一大水系,在不同的階段融入了不同的支流,最後匯集成以華夏民族做為主體的一個大家庭。它在不同的歷史階段,融合了不同的民族。大概有四個階段,從上古到先秦,從秦然後再到隋唐,然後隋唐到明,然後從明朝到現在。四個階段裡面,可以說是自中國有編年史以來,我們記載了五千年淵遠流長和綿延不絕的中華文明史。而在這裡面,就是我們的古聖賢,我們各民族的祖先,可以說在這裡面他開創了一個什麼?開創了一個文明的大國,開創了中國一個禮儀之邦,為世人也做出了很好的榜樣。所以我們今天,我覺得能夠有機會參加這樣的活動,能夠在這裡觀瞻我們各民族的祖先,的確我感覺得非常的激動。

  「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也可以說為我們許許多多的年輕人,提供了一個什麼樣的信息?我們做為中國人,我們首先要了解自己的國家,了解自己的歷史,了解自己的文化。首先要做一個真正的人本意義上的中國人,學習我們的祖先,效法我們的先賢。為什麼?他們有高遠的眼見,有寬廣的胸懷,有悲天憫人的情懷,所以在這一點我覺得我們永遠應該去效法先賢,真正做為中華民族的薪火之傳人。在這個意義上,我是無限的感激香港佛陀教育協會,包括諸位和參與萬姓紀念堂籌建辛勤工作的十方高士大德和一些善知識。

  在這裡使我想起一個我本人和從事的工作、和我們祖先的聯絡。我們是通過什麼?是通過近幾年來廣泛的去參與、深入的去開展,讓億萬的中國兒童或者說全球的華人青少年,來誦讀我們中華民族古聖先賢的一些經典著作,懂得明理,進而明德。明德達到的是什麼?達到真正孝親尊師的一個效果,兄友弟恭的一個結果。萬姓紀念堂的籌建,它的建立的確對我們真正宏揚中華民族的孝道,這種德之本的孝道,會起了一個非常好的示範作用。

  我從北京來之前,我在《四庫全書》的電子版上,我做了一個檢索,發現在古聖先賢的歷代著作中,在我們浩如煙海的經、史、子、集當中,有關孝道的大概有一千多處。談到不管是做為為政者,以孝治天下;還有《論語》當中談到孝,「孝弟,人之本歟」。《大學》中開章明義也談到,所謂「明明德」、「止於至善」。《孝經》也講「教人親愛莫善於孝」等等。當然還有《易經》、《尚書》許許多多的經典當中,我們的祖先都談到了孝道。

  剛才幾位老師,我們尊敬的淨空法師等等,都談到了這些。這些對我們來講,對後學而言,我們是非常的願意去學,為什麼?它真正為我們開創了一個知道首先怎麼樣做一個中國人,其次怎麼樣在目前的一個地球村的世界裡面,做一個更好的地球村的公民。真正的去學習我們的祖先,學習聖賢們的這種心態,學習體會他們所謂的「聖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的這種境界。同時也真正的像我們祖先那樣,我們要內省,其次才能開出外我。而且中國人帶出的一個文明之邦,恢復一個禮儀的大國,它不會給世界帶來恐怖、帶來不安。

  就是說中國人有義務、有這個責任,使世界能夠呈現出不僅僅是漢唐的盛世,可能還會有一個前所未有的盛世局面,它為大家帶來吉祥、安定、平和。就順著祖先的書,我們感覺到做為君子,做為大丈夫,他從不會怨天尤人,他總是和這個國家、和這個民族、和這個世界,甚至和億萬的眾生能夠融為一體。就是說他可以真正做到與天地同體德,與日月之同輝,真正能做到所謂和光同塵,融於百姓。所以我們應當效法先賢,把這種精神去發揚光大,我們應當真正不愧於為炎黃子孫,用古聖先賢的這種精神、這樣的境界來教育我們自己。

  可以說做為一個中國人,我們在誦讀祖先的經典的時候,我們常常感覺到我們太有福氣了。我們的祖先,各民族的祖先,的確為我們創造了極大的精神財富,它是一個寶庫,可以說我們一生或者說生生世世都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我記得就剛才我們那位講座演說的羊滌生教授,他在一次講座當中也提到。我們北大有一位著名的教授叫馮友蘭,就前不久有一個海外的傑出華人楊振寧教授在一次演講當中,他的結尾也引用了馮友蘭先生在一九四六年西南聯大的一段碑文。他是這樣講,大意是這樣,就是說綜觀當今世界之文明,不管是四大文明,還是幾大文明,有些文明或有些國家是有古而無今,像我們所知道的古希臘,還有古羅馬、古埃及。所以,有些文明稱為文獻文明,只能夠在博物館裡面看到。還有些國家它有今而無古,有了經濟非常發達的今天,但是推到兩百年、推到三百年,找不到這個國家。唯有中華文明是亙古亙新,亦新亦舊,真可謂「周雖舊邦,其命維新」,它綿延不絕,它未曾衰老,它永遠是新的。所以《大學》裡面也講,真正的讓你學習,那是聖人的教導,要我們所謂的「苟日新,日日新」、「作新民」,將創新做為大業,富有這些聖德,談這些。

  當讀到這些書的時候,我們真正的能夠體會到,有時候真的感動的流淚。我們的祖先從來沒有讓我們守舊,從來沒有讓我們教條,它永遠是新的,它真正的能夠做到與日月同輝,與天地同體德。就在這樣的祖先的這種啟示教導下,做為一個晚輩,可以說深深的對中華文明我們是由衷的讚歎。但是我想楊振寧他引用馮友蘭先生的碑文做為結尾,也由衷的表達了他做為一個華人對自己文化、對自己文明的一種讚歎。

  所以我們講,既然有這麼一個很好的場所,我們怎麼樣才能夠起到真正的示範的作用。我覺得在目前,聯想到我個人的工作,我覺得我也應該去補課。通過這一次這麼殊勝的因緣,我覺得我回到北京,首先是給我的好朋友、給我的同仁去講,我們應該為中國目前已經參與了我們這個經典誦讀活動的幾百萬的兒童,向他們建議,我們要補這一課,要無愧於一個真正的中華民族的薪火之傳人,他生生不息,他真正的日新月異。

  所以這一點,我想借用我們宋儒張橫渠先生(張載先生)的一段話,來表達我對古人、對祖先的一種崇敬之情。他的詩文是這樣,「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我用這段話也表達後學我努力的方向。「慎終追遠」可能是我們的初衷,而「民德歸厚矣」可能是我們這個紀念堂它以後的真正意義之所在。好,在這裡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馮哲先生。今天來參加我們典禮的還有一位來自深圳的高志遠小朋友,他今年五歲了,現在讓我們大家用掌聲歡迎他為我們背誦《大學》中的兩段經文。

  高志遠小朋友: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脩其身;欲脩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意誠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脩,身脩而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脩身為本。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康誥曰:「克明德。」大甲曰:「顧諟天之明命。」帝典曰:「克明峻德。」皆自明也。湯之盤銘曰:「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康誥曰:「作新民。」詩曰:「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是故,君子無所不用其極。

  主持人:謝謝高志遠小朋友。尊敬的各位法師、各位嘉賓、大德、居士,今天我們「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紀念堂」落成典禮暫時告一段落,接下來我們將進行祭祖上供儀式。現在請大家休息十五分鐘,十五分鐘後請回原位坐好。謝謝大家!